選理財經網
 網貸 |  網貸新聞 |  網貸入門 |  網貸評級 |  手機版 

欄目類型

網貸新聞 網貸新聞 網貸入門 網貸評級
網貸 > 網貸新聞 > 正文

互聯網金融“爬蟲”大清洗:曾與現金貸共生共榮_選理財經網

時間:2019-09-30 來源:網貸新聞 點擊:

擅長清洗數據的第三方數據行業,這次輪到自己被“清洗”了。

從9月上旬開始,先是杭州的兩家數據公司——新顏科技和魔蝎科技相關負責人被帶走調查,隨后公信寶、天翼征信等也被納入調查行列,直至行業頭部平臺同盾科技被傳出解散整個爬蟲部門。

雖然同盾科技在第一時間辟謠稱,為響應國家關于個人信息保護的相關政策,旗下信川科技的產品數聚魔盒2018年就開始逐步調整業務,目前已全部停止相關服務,但這也正印證了數據行業當前面臨的窘境。

多米諾骨牌仍在繼續推倒。9月19日,市場消息稱,頭部貸款超市平臺信用管家被警方突擊調查。一名從業者感慨:“整頓還在繼續,誰也不知道下一家又會是誰?”

一位接近監管的人士對《棱鏡》表示,監管方從年初就在醞釀針對數據公司的整頓清理,“(這次)應該是大動作”。

“打蛇打七寸”

在一家助貸平臺做中層的孫丹(化名)最近準備跳槽了。她所在的公司同樣涉及到大數據業務,雖然目前一切如舊,暫時沒受影響,但這段時間不斷傳來的“XX平臺遭調查”的消息,讓她焦慮不已,最終還是下定決心辭職,遠離這一曾經標榜科技與前沿的領域。

“行業人人自危。”她對《棱鏡》表示。

雖然警方尚未對上述調查進行公開通報,但行業里的人都心知肚明:這大概率與第三方數據公司為“714”高炮平臺、“套路貸”提供數據征信服務,非法獲取和倒賣個人數據有關。

“714”高炮是指期限在7天或14天的包含砍頭息的超利貸,在今年315晚會被曝光之后,被監管部門重拳整治。而為“714”高炮、“套路貸”提供土壤的數據公司,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波及。

據《棱鏡》了解,目前很多涉及爬蟲業務的數據公司都已經暫停或調整服務,進而引發更大的蝴蝶效應。

一位消費金融平臺的市場部人士告訴《棱鏡》,那些依賴數據公司提供服務的現金貸平臺,一下失去了風控能力,這幾天陸陸續續在各個渠道下架自己的貸款產品。“(他們的)風控模型還在重新調試,估計短時間不會正常放款。”

而作為一家第三方數據公司的副總裁,李亮(化名)則更能感受到實實在在的影響。在他看來,這次數據行業的震蕩,比此前對于現金貸行業的整頓來得更嚴重,效果也更明顯。

“打蛇打七寸!”李亮提到,大數據對于現金貸、“714”高炮、套路貸而言是命門,沒有了數據做支撐,他們就無法放貸。

此外,對于一些相對合規的借貸平臺而言,雖然數據公司暫停服務暫未對他們產生災難性的影響,但他們仍然需要立即對數據源和策略做一些調整,來應對市場環境的變化。

而接下來監管會不會擴大清查范圍,則是一把懸在他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興于現金貸

在多位行業人士的印象中,第三方數據行業從2013、2014年就開始興起,在2017-2018年左右迎來大爆發。這也與P2P網貸和現金貸興起至爆發的時間線基本吻合。

一家頭部助貸平臺的高管對《棱鏡》表示,前端風控弱、主要依靠貸后催收是原本現金貸平臺的一大特點,而數據公司擅長利用大數據搭建風控模型。現金貸行業驚人的吸金能力,讓大家意識到“賣水”的數據行業也挺賺錢,加上行業模式已經相對成熟,“于是做這個事情的人也越來越多”。

根據億歐智庫2018年11月發布的《2018中國智能風控研究報告》(下稱“《報告》”)顯示,截至當時,金融風控企業已經達到573家,其中超過6成企業成立于2014-2016年。

巨大的市場機會也吸引了風投的目光。上述《報告》統計,573家金融風控企業中,有192家企業獲得投資,投資金額超過1000億元,其中3成企業獲得三次及以上的投資。

在風投的加持下,行業一路高歌猛進。以行業頭部平臺同盾科技為例,據新流財經此前報道,同盾科技2016年-2018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066萬元、2.61億元、5.42億元,呈幾何級數增長。截至2018年底,同盾科技累計客戶數量為2421家,完成了對互金行業90%以上的覆蓋。

據《棱鏡》了解,第三方數據公司主要依賴大數據工具,如爬蟲等技術,為市場提供場景化、定制化的大數據相關產品。這些數據主要分為司法信息、電商信息、銀行卡信息、運營商信息、社交信息、開放數據等幾大類。在這些數據維度中,比較受互金客戶歡迎的都是覆蓋度高、標準化較強的通用類數據,比如身份驗證、逾期黑名單信息等,一般是通過爬取淘寶、社交網絡、網上銀行等獲取數據。

在數據行業,每條信息都會有自己的標價。

《棱鏡》獲得的一份頭部數據公司的報價單顯示,僅信息核驗服務就被細分為43個項目,包括實名驗證、銀行卡“三要素”核驗、對用戶消費偏好、經濟能力方面的預測等等,不一而足,單次查詢的價格從每項2毛錢到10塊錢不等,如果包年的話另有折扣。

互金爬蟲大清洗:曾與現金貸共生共榮

某頭部數據公司的部分報價單

此外,該公司還為客戶提供“逾期管家”、“催管大師”等貸后風控產品,包括未逾期客戶還款提醒、逾期客戶還款催繳等服務。另外,公司還幫客戶智能關聯催收公司,從中收取回款傭金的10%作為平臺使用費。

前述助貸平臺高管告訴《棱鏡》,每個數據源的價格在幾毛錢到幾塊錢不等,只要不是太貴,一般都會多接幾個。最終算下來一個借款用戶的數據成本普遍在2元—10元之間,少數能達到20元左右。

《棱鏡》從接近監管部門的人士處了解到,用戶地理位置、資產收入、運營商爬蟲、信息修復、證照比對等數據信息,將是這次核查的重點。

灰色地帶中的 “爬蟲”

按照一定的規則,自動抓取互聯網信息的程序或者腳本,這一技術被稱之為“爬蟲”。在此番行業整治風暴中,利用爬蟲技術非法獲取和倒賣用戶個人信息,對用戶進行“套路貸”,成為公安部嚴厲打擊的對象。

在9月3日召開的全國公安機關打擊“套路貸”犯罪工作推進會上,公安部公布了十起典型的“套路貸”案例。例如,犯罪嫌疑人王某燾設立“甜兔網”等24個“動物系”網貸平臺,實施非法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套路貸”犯罪活動,非法獲取482萬人的通話記錄、電話號碼本、銀行卡號等公民個人信息,獲利10.79億元。

據《棱鏡》了解,爬蟲技術門檻并不高,但需要專門的團隊進行維護,成本較高,對于大多數的借貸平臺而言,選擇以購買的方式,從第三方數據公司獲得爬蟲數據,反而不失為一種更為經濟的方法。

中國銀聯的一名風險專家對《棱鏡》提到,爬蟲的本質是一種獲取數據的方式,作為技術并無好壞之分。但法律明確規定獲取數據需要客戶授權,所以數據公司很容易觸碰法律紅線,觸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的問題。

在他看來,數據行業總想自己去拿數據,這個邏輯本身就有問題,“大數據公司應該提供技術服務,而不是充當數據中介”。

2017年6月1日開始實行的《網絡安全法》明確提到: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網絡運營者不得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未經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

這也意味著,只要數據來源未經用戶授權,都存在法律風險。

監管環境倒逼之下,不少數據公司已經著手轉型。一家排名靠前的數據公司產品負責人對《棱鏡》提到,一是客戶方向轉型,近一兩年P2P爆雷潮與互金監管越發趨嚴,導致互金客戶數量減少,將目光投向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是大勢所趨。

此前,有報道指出,第三方金融科技、數據服務、風控服務機構將服務重心從新金融領域逐漸轉向銀行機構成了最近一年來的明顯趨勢,比較大動作的數頭部平臺同盾科技

其次是業務方向轉型,單純的數據服務已不能滿足市場需求,將大數據有效的結合人工智能技術,通過風控規則建模等方式,對金融機構輸出評分決策等結果,向科技賦能轉型。

轉型之路,道阻且長。而眼下,在公安部“徹底鏟除‘套路貸’違法犯罪活動滋生土壤”的嚴厲表態下,可以預見的是,第三方數據行業的整頓仍將持續。

推薦訪問:

上一篇:銀行理財收益率繼續下跌 產品創新轉型不停歇_選理財經網
下一篇:最后一頁

推薦內容

魂斗罗归来攻略
福建时时开到几点 捕鱼达人2破解版1.7 福彩3d开奖结果 茂名水玲珑桑拿技师服务务视频 捕鱼达人2最老版本 青春娱乐91 清纯美女qq头像 计算快三大小软件 人体写真网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